慾望城市。

星期五的周末夜,琪琪洗了个舒服的澡后,愉快的穿上男友送她的礼物-一套艳红色的性感内衣, 一套足以撩动任何男人性慾的情趣内衣下半身是件丁字裤, 只有一小片的三角薄纱勉强遮住桃源洞口;上半身虽然是一件紧身马甲 但特别的是它并没有罩杯它利用马甲的特殊设计把琪琪的迷人上围更加托高集中, 让她原本38E的双峰看起来就像G奶一般雄伟而马甲的塑身效果也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修饰的更为惹火。 穿上这样诱人的内衣,让琪琪觉得自己就像是荷兰红灯区的橱窗应召女郎似的。 这套迷死人的内衣是她的男朋友-阿贵刚才载她回家时送给她的, 阿贵还特别要求琪琪穿上这套内衣跟他一起参加晚上的庆功宴。 她的男友阿贵前一阵子为了公司交付的一个大案子, 跟他们公司一整组的同事们辛苦地奋斗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好不容易才在昨天搞定了。 对阿贵而言,最惨的就是这段期间几乎没有时间跟心爱的琪琪共处, 最重要的是他已经『憋』了三个多礼拜了他今天最想做的是把琪琪拉进旅馆来场盘肠大战, 所以他还特别帮琪琪准备了这么一套战袍。 但万万没想到,下班前他公司的那组同事居然起闹要去唱卡拉OK庆功, 阿贵碍于团队情谊也只好按奈住满腔的慾火答应去赴约。 他心里的先打算是先跟着大伙去夜店,然后设法找机会脱身, 为了把握时间所以才要琪琪跟他一起赴约。 晚上六点,阿贵准时开着他那辆中古小车来到琪琪家楼下等她, 不一会儿他就看见心爱的女神穿着件及膝风衣向他的车子跑了过来。 「奇怪,今天又不是很冷,琪琪怎么会穿了这么一件风衣啊!」阿贵心里带点疑惑。 琪琪一到阿贵面前便把风衣打开来, 然后问: 「你看, 辣不辣啊!」。 哇!阿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所看到的景象, 在风衣的掩盖下琪琪上身穿的是件红色的紧身超低胸T恤, 她胸前一大片锦绣山壑完全呈现在阿贵眼前那涨鼓鼓两座大山, 傲然地挺立在着T恤的边缘仅能勉强遮住那两粒『山头』, 但看起来也是岌岌可危若是琪琪在晃得用力些, 那就难保春光不外泄了。 而更让人行注目礼的是下身那件『刻意』故意制造出许多破洞的超迷你热裤, 严格来说那根本已经不算是一件裤子它除了短得像件内裤之外, 它破洞范围几乎比剩下的布料还多。 这身辣妹行头是他们去年去参加海洋音乐祭的时候买的, 原本阿贵买给琪琪配搭在比基尼外面的就阿贵记忆所及, 她只有在当天晚上在音乐祭现场穿过一次便没再穿过。 「哇!辣死人了,你不怕被色狼盯上吗」阿贵兴奋但不可思议地问。 「才不怕哩!有你保护我,有什么好怕的。 难道你不喜欢吗那我去回去换下来好了。 」琪琪用撒娇而且还带了点挑逗的语气回问。 琪琪可是特别挑了这套性感的装扮,她原本是想挑一套保守一点的外衣, 但当她选衣服时心里那只调皮的魔鬼熘了出来, 她心里很清楚阿贵送她那套『战袍』的目的一想到今晚将会发生的激战, 她心中的魔鬼诱使她决定要让阿贵的慾火更旺 而且照阿贵的说法他们只是要到卡拉OK店露个面、打声招唿, 就要找机会闪人了所以她也想顺便让他的同事们为之惊艳。 「不用换、不用换」阿贵也猜到琪琪穿得这样火辣, 当然就是要与他尽情享受今夜后半场的浪漫所以怎么肯让她换呢。 阿贵打开车门服伺女友上车后,便驱车赶往约好庆功的卡拉OK店。 一路上,阿贵看着身旁可口诱人的女友,好几次都想放同事的鸽子掉调头直接开往汽车旅馆。 无奈,他想到组长下班时有说待会会顺便宣布这次专案可以拿到的分红奖金, 而且还说如果有人没到那份奖金就得让其他人均分, 所以看在团队情谊及『金钱』的情分下也只好乖乖地到卡拉OK店报到。 因为周末下班路上塞车严重,而且附近又找不到停车位, 所以当阿贵跟琪琪到达卡拉OK店时已经快七点了。 阿贵带着琪琪进到预定的包厢时,里面已经有两男一女正在大声合唱一首热门歌曲, 而桌上已经有了6、7个压扁的空啤酒罐看起来他们早已经开始狂欢了。 阿贵直接拉着琪琪入座,等到他们一曲结束才一一打招唿并介绍他们跟琪琪认识。 「这是我女朋友,琪琪。 」阿贵说。 「他们三个是我们这组的同事,阿强、爱蓝跟小刘」阿贵由远而近逐个介绍。 琪琪听阿贵说过,他们这一组一共有五个人, 所以除了组长之外都已经到齐了呢,那个阿强年纪跟阿贵差不多, 大约三十岁左右身材又高又壮,而小刘年纪大约二十出头, 看起来就蛮像个弱不禁风的公子哥儿爱蓝应该还不到三十岁, 她的容貌算是十分出色五官轮廓蛮深的,但表情看起来蛮冷酷、脸上不出现笑容, 感觉心情似乎不是很好。 「组长还没到吗」阿贵问。 「还没,他先去接太座,应该就快到了吧!」小刘回答。 「你们来很久了吗」阿贵问。 「我们一下班就来了,你们这么晚才到, 先罚一罐再说」阿强提议其他两人也跟着附和。 阿贵拗不过他们,只好接过阿强递过来的台啤。 「贵哥,你真够意思,那嫂子也罚一罐吧!」当阿贵在他们三人的吆喝声中, 豪气地喝下那一罐之后阿强可不想这么轻易饶过他们。 「这一罐,也由我来喝」当琪琪正在思索如何闪躲时, 阿贵赶紧出声为她挡酒。 虽然阿贵的酒量并不算好,但他知道琪琪的酒量更差, 万一琪琪被他们灌醉了那他今晚精心策画的节目可就泡汤了。 「哇!英雄救美啊,阿贵你要挡酒可以, 但帮人挡酒可得Double喔!」阿强得势不饶人。 「Double就 Double,谁怕谁啊!」阿贵知道这两罐酒不喝的话, 他们三个决不会放过他还不如赶紧结束这场战火, 在阿贵英勇的解决了三罐啤酒之后大伙才又开始欢唱。 接下来半个小时组长迟迟没有出现,而他们又点唱了十来首歌, 因为其中有不少是带动气氛的电音舞曲琪琪当然不好意思坐着不动, 但风衣并不透风所以几首歌过后已经让琪琪觉得全身冒汗, 再加上其间阿强跟小刘想方设法的让琪琪不得不喝了大半罐的啤酒 酒精的作用让琪琪大胆的脱掉了让她感到闷热的大风衣。 琪琪这一脱,阿强跟小刘的目光立刻为之一亮, 但碍于阿贵也在现场所以阿强马上就把头转开, 只敢用馀光偷偷的欣赏琪琪但小刘可就把持不住了, 他的两颗眼珠子连眨都不眨地死盯着琪琪不放 活像是想用眼神强奸她似的而爱蓝的眼神则透着些许忌妒。 琪琪虽然有些酒意,却也能清楚的感受到现场两位男性新朋友的灼热眼神, 但她只能装煳涂而阿贵也只好当作不知。 就在这个尴尬得时刻,组长终于带着她的太太出现了。 组长一进到包厢,就跟大家致意「抱歉、抱歉, 让大家等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 」原来,他们组长才刚走出公司就接到老板的电话, 把他叫了回去所以才会这么晚来。 「不管、不管,无论甚么原因,迟到一定要先罚一灌啤酒再说」阿强又打算使出同样的方法, 大伙当然也跟着瞎起闹。 「喝酒没问题,今天这么高兴,不但要喝, 而且要喝高级的。 」组长边说边从手上拎的大袋子里拿出了好几瓶高级洋酒, 有XO和加拿大冰酒…等。 「来来来,男生喝XO,女生喝冰酒。 」组长边说边打开两瓶酒。 「哇!组长,这么大手笔啊」小刘说。 「嘿嘿,你们这次把案子搞得太成功了, 不但拿下这份合约还帮公司留住了大客户,刚才老板就是特别为了这件事找我去。 」组长兴奋的说「老板说除了原本的奖金之外, 每人另外再加发两万块。 」 「来!大家辛苦了,我们一起来干一杯吧!」在组长宣布好消息的同时, 组长夫人已经帮每个人都倒了一大杯酒连琪琪也不例外, 只是琪琪跟爱蓝的是冰酒而他们四个男生则都是满满一杯的XO。 看到组长很阿莎力的干了那一大杯酒,而阿强、爱蓝跟小刘也喝掉各自面前的酒, 阿贵跟琪琪也不好意思扫了组长的兴于是也乖乖地干杯。 「阿贵啊,这位一定是你每天牵肠挂肚的女朋友。 哇!真的很漂亮喔。 」组长对着阿贵小俩口说。 他们组长姓章,年纪大约四十多岁,中等身材, 外表看起来还满亲切和善的。 其实当他一进到包厢时,他的男性本能就已经趋使他注意到阿贵身旁的这个辣妹, 尤其是她的惹火服装更是吸引他的目光但姜是老的辣, 以组长多年在声色场所『奋斗』的资历当然不会像阿强、小刘一样露出色眯眯的眼神, 更何况他家的母老虎正在旁边呢。 「组长你好,我是琪琪。 」琪琪说话时,还礼貌性的向组长稍微躬身致意。 琪琪这一躬身时,胸前瞬间乍现的春光, 让章组长也差点把持不住地愣了一下他惊觉自己失态, 立刻接话说「你好你好!这一次的案子多亏大家努力, 才能有这么好的结果。 阿贵这一阵子也是日夜拼命,害他没有时间陪你!」 「来, 我代表公司感谢你把阿贵贡献出来你可千万别怪阿贵喔!」组长边说边干了第二杯。 「组长,您不要这么客气啦!」琪琪不好意思的回答, 而且赶紧拿起自己的酒杯回敬一旁的阿贵则举杯陪了一杯。 「阿贵,说实在的,这次你的功劳最大」组长又举杯敬阿贵。 「我也是靠大家帮忙的啦!」阿贵边回敬边说。 阿贵的确是这个案子的主力,而且很多关键问题都是他想出办法解决的, 可以说是托了阿贵的福大伙才能分到这么一大笔奖金。 所以在组长起了头之后,其他组员也争着跟阿贵干杯, 当然也没有轻易的放过他身旁的『阿贵嫂』。 而琪琪以前从来没喝过冰酒,只觉得甜甜的比红酒还顺口好喝, 所以也忘了节制的喝了不少。 由于组长带来的好消息,让包厢里的气氛更加热络, 大伙嘻嘻哈哈的聊天、唱K还彼此灌酒而被灌了一堆XO的阿贵居然完全忘了原本想要开熘的念头, 而琪琪则是在喝了三、四杯之后就茫茫的坐在一旁进入了梦乡。 大伙就这样喧闹了近两个小时后,组长起身跟大家说「今天我只能陪你们疯到这里, 我跟我老婆还得去接小孩你们可以继续玩,今天的包厢费都算我的」 在组长离开后, 爱蓝也提出想要散摊的想法。 「一直在这里唱K,大家一定很无聊,我带大家换个地方玩, 如何」小刘提议。 「去哪里」阿强问。 「你们去了就知道,保证好玩」小刘回答。 「阿贵,你们小俩口去不去」阿强问。 「你们去吧,让琪琪再睡一会儿,我还得送她回家。 」没想到醉得差不多的阿贵,居然还记得他的女朋友。 其实被灌得七荤八素的阿贵根本只是死撑着不想在同事面前出糗, 所以等爱蓝与阿强跟小刘一起离开后他就抓起桌上的大冰桶狂吐, 吐完之后就被那一肚子的酒精给KO在沙发上。 过了十来分钟,琪琪因为强烈的尿意而醒来, 醉眼蒙眬的她发现包厢里只剩下她跟阿贵两个 她摇了摇阿贵发现他醉得不省人事,无论琪琪如何叫都叫不醒他, 所以她只好披上风衣自己摇摇摆摆的离开包厢去上厕所。 上完厕所后,琪琪勉强压抑酒精的作用摇摇晃晃的走回包厢, 才进了包厢一股酒意直冲脑门,让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趴睡在沙发上。 在睡梦中,琪琪觉得似乎有人在拉扯她, 接着她就被奶头传来的一丝刺痛感给惊醒神智恍惚的琪琪听见身旁响起一个男孩的声音。 「咦!这是甚么啊!」 「这个美女姊姊为甚么要在奶头上贴一块OK蹦呢」另一个男孩疑惑的问。 才刚恢复意识的琪琪眨了眨眼睛,朦朦胧胧的的目光看见有三个男孩站在她眼前。 「美女姊姊,你醒了吗」站在中间的那个男孩问。 琪琪想起自己刚刚醉倒在包厢里,这四周看起来蛮像是KTV的包厢, 电视机还不断传出悦耳的歌曲。 但,怎么没看到阿贵,他到哪儿去了这三个小鬼又是谁呢这一连串的问号很快的闪过琪琪的脑海, 还搞不清楚状况的她决定先装醉。 「美女姊姊好像又睡着了!」 「是啊!我看她真的醉了」 「喂, 阿德这就你说的传播妹吗」 「靠,我哪知道啊!不过看她的穿着打扮还满像传播妹的, 居然连奶罩都没戴。 」阿德说。 「对啊!你们看,她的『车头灯』好大喔, 配上小小的奶头看起来好正点啊!」一个男孩发出了赞叹声。 「不知道另一个奶头上是不是也有贴OK蹦」 「她应该没那么快醒, 我们把她的衣服脱掉如何」阿德开始打歪主意。 听到这里,琪琪才晓得大概是自己走错了包厢而被他们误认为传播妹。 搞清楚了状况后,她原本想要起身离开,但想到刚刚乳头那个刺激的感觉, 必然是他们其中一个家伙撕了她的胸贴所以她的奶子此时应该已经曝了光, 熘出来『见客』了这让她感到有点害羞,不知如何面对这三个大男孩。 再一转念,这三个好色的家伙居然还想脱我衣服, 怎么可以轻易放过他们。 念头一转,琪琪就继续装睡,直到他们扒下她的风衣, 然后一起动手拉扯她的T恤时琪琪才把眼睛睁开, 假装刚醒来问道「你们在做甚么,干嘛拉我的衣服」 这一下可把这三个大男孩吓坏了, 只见他们手足无措、吱吱呜呜的辩解说「我们…我们…我们只是要帮你把已服穿好。 」 琪琪看着这三个色大胆小的大男孩脸上那副做错事被逮到的惊惶表情, 心里的怒气瞬间就消失了而天生的母性则让她心中对眼前这三个『可爱的』大男孩浮起一丝的疼惜。 「还在撒谎,你们念哪个学校,叫甚么名字!再不说实话, 我就报警。 」她边说边坐了起来,假装不经意的拉了拉衣领, 顺手把逃跑出来透气的奶头重新收进T恤里。 一把警察搬出来,他们三个立刻老老实实的招了供。 他们其中一个比较瘦高的是张瑞昌,一个瘦瘦小小的是孙宗圣而那个好色的阿德则是赵德柱。 它们都是XX高职的应届毕业生,前两个礼拜才刚踏出校门。 因为那个阿德曾经吹嘘有到KTV找传播妹伴唱的经验, 所以另外两个人就凑了点钱然后拜托阿德带他们来开开眼界, 其实这个阿德根本就没有经验但他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吹牛, 所以硬着头皮透过网路资讯找了三个传播妹来陪他们唱K, 约好了纯唱K的代价是每小时1000元其他的再看状况另计, 但没想到那个传播妹居然晃点他们。 正当他们三个小毛头不知接下来该做啥时, 琪琪就这样闯入了他们的包厢然后碰的一声趴在沙发时, 让他们三人吓了一大跳。 等他们回过神后,便把这个陌生人拉起来, 让她坐在沙发上。 然后他们的目光就再也离不开这个陌生人了。 原来,经过他们七手八脚的拉扯之后,琪琪的风衣自然松开, 所以她惹火的服装跟『胸狠』的身材就这么展现在这三个大男孩的眼前。 这么火辣的春光,连老和尚大概都很难抵挡, 更何况是这三个血气方刚的大男孩! 在几分钟的停顿与呆滞后 眼尖的孙宗圣在琪琪略略下滑的T恤领口边缘发现了露出来的胸贴, 好奇的他就大胆的伸手帮美女姐姐撕下那张奇怪的『贴纸』 而琪琪也因为敏感部位受到这个动作刺激而醒了过来。 琪琪一边听他们三个支支吾吾的说出事情的经过, 一边打量这三个色大胆小的大男孩。 可能是因为他们害怕被抓去警察局,所以看起来还蛮可怜的。 正当琪琪犹豫是要就这样原谅他们还是应该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惩罚时, 那个带头的阿德从口袋里掏出一大叠千元钞票 哀求似的说「姐姐我们这些钱都给你,拜托你原谅我们, 不要报警好吗」 原来阿德的老爸非常凶, 他怕闹到警察局的话他回家一定会挨一顿揍。 所以想用钱来解决。 而且,反正那叠钱一共三万三千元,其中三万是张瑞昌跟孙宗圣凑来给他的, 而他自己身上只有带了三千元。 琪琪原本就有想要放他们一马,又看到他们捧出这么一大叠钞票来当赔偿, 她心中剩下的一点点不悦也就完全消失了。 而天生的母性加上她对阿贵冷落她将近一个月的报复心理, 在酒精的壮胆助阵下让她心中产生微妙的变化, 她决定假扮传播妹来满足这三个可爱的大男孩心里的慾望。 「哇!这么多钱,是不是你们要用来找传播妹的啊!」琪琪问。 三人默默的点点头。 「小鬼头,小小年纪就这么好色。 你们想找传播妹做甚么」琪琪追问。 「……………」三人仍然保持沈默,他们总不能对眼前的美女说想看传播妹的裸体, 甚至还想打一炮吧! 「人小鬼大毛都还没长呢!满脑子就想乱搞。 」琪琪故意挑衅的说。 「谁说还没长毛」他们三个像是扞卫名誉般的提出反驳。 看到这三个小弟弟维护男性尊严的表情, 让琪琪更加喜欢他们。 她决定把阿贵送她的礼物转『卖』给他们。 「既然你们把钱都给我了,那姐姐陪你们唱歌, 怎么样」琪琪试探地问。 只见三个人的眼睛突然都亮了起来,而且拼命的点头。 看到三个大男孩像是看到圣诞老人发糖果的孩子一般, 露出那种兴奋又期待的神情。 琪琪又进一步问「你们真的是要我陪你们唱歌吗」 没有人回答琪琪的这个问题, 其实琪琪也清楚这三个小鬼头心理的答案。 「所以你们是想要『看』我啰!」琪琪从他们三个渴望的眼神, 知道他们不但想看她而且是想『看透』她。 这时,琪琪真的从心里把自己变成一个传播妹, 她直接而大方的说「想不想要姊姊脱掉T恤啊!」 「想!」三个人一起脱口回答。 「我可以脱掉T恤,但你们只准看,绝对不准毛手毛脚」琪琪提出防御要求。 「好!」三人乖乖的点着头回答。 「现在,先让姊姊看看你们是不是真的长毛了!」琪琪用暧昧的语调说。 三个傻男孩没能立刻弄懂琪琪的意思。 愣了一下,聪明的瑞昌最先想通,立刻脱下自己的裤子, 而另外两人当然也马上跟着脱。 琪琪很满意的站起来,然后像是女王似的走到每个人面前阅『兵』, 她还调皮的伸手去拨弄他们跨下刚被吓得躲在黑草丛里的小蛇 这样一个小动作就足以让这三个未经人事的小毛头 兴奋的举枪向她致敬了。 逐一阅『兵』之后,琪琪满意的走到大电视机前, 然后随着音乐缓缓的脱掉T恤。 当琪琪掀起上身的T恤后,那一身艳红的马甲衬托着她胸前那两颗雄伟的奶弹, 让男孩们都忍不住的伸手握住自己的小步枪。 琪琪看到男孩的反应,更是刻意的扭腰摆臀, 甚至剧烈的晃动那两粒要命的奶弹。 没多久,琪琪就看见自己努力的成果,三个小男生都已经把他们的小步枪搓成了小钢炮来向女王致敬了。 接下来,琪琪又进一步的脱掉热裤,然后缓缓的走过每个男孩的面前, 就像是在巡视她的部队顺便验收每个人的炮兵操演。 而男孩则是紧盯着盖住琪琪神秘三角洲的那一片小薄纱, 就像是能够看得见琪琪丰腴的阴阜似的。 这样淫荡的演出,让琪琪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她感觉那兴奋的程度甚至还超过跟阿贵做爱。 琪琪如此风骚的在他们面前来回巡视,才不到两趟, 就听见她面前的阿德突然发出低沈的喉音然后就看见从阿德的炮口激射出一条乳白色的抛物缐。 这样荒淫的景像,让琪琪再也按奈不住内心的情欲, 她来到了孙宗圣的面前她拉开孙宗圣原本紧握着炮管的手, 然后蹲下身来用她柔嫩的右手轻轻的接手握住, 当琪琪的手触碰到他粗大而坚挺的炮管时她清楚的感受到掌心所传来的灼热温度。 这让琪琪忍不住的张口去享用孙宗圣的大热狗, 但没想到琪琪才刚含住那炮口就毫不犹豫的将一枚炮弹射了出来, 浓腥的精液塞满了琪琪的小嘴早已被性欲冲昏头的琪琪, 舍不得松口吐出刚吞进口中的大肉棒所以只好把一大口浓腥的处男精全数吞下肚去, 然后继续用口吸吮着这个销魂刺激的服务,让他的炮管不停的的颤动, 而且持续的发射出增援的小子弹。 大约维持了快一分钟,直到孙宗圣的肉棒在琪琪的灵巧口舌攻击下, 被完全打回原形琪琪才满意的松口放掉那条瘫软的小蛇, 接着琪琪要张瑞昌起身站在她面前,她对于这个小男生胯下那条小蟒蛇的尺寸及耐力都很激赏, 因为他的肉棍不但是三个小鬼头之中最大的也是琪琪曾经『监赏』过的老二中最大的。 而且在张瑞昌右手五姑娘的全力攻击之下,仍然还是傲首昂然, 没有丝毫溃泄的徵兆。 「哇!小弟弟这么凶啊。 」琪琪轻柔的握着张瑞昌粗大的阴茎说。 「看你这么勐,要不要姊姊送张贴纸给你啊」琪琪用娇媚的口气问。 「贴纸」原本因为自己的尺寸远比另外两个同学还大而自傲的张瑞昌, 对于琪琪的问题给搞煳涂。 「这张贴纸啊!你想不想要呢」琪琪指着自己奶头上剩下的那个乳贴, 媚笑的说。 张瑞昌兴奋的勐点头。 「那还不拿去,难道还要等姐姐帮你拿吗」琪琪已经完全融入传播妹的角色, 她淫荡的提出建议而且还刻意的把大奶子往前挺。 「我…我…我可以自己拿吗」张瑞昌兴奋的发出颤抖的声音。 「你再不来拿,我就要把礼物收回啰!」琪琪做势要退后。 「谢谢姐姐、谢谢姐姐」张瑞昌怕她真的反悔, 连忙道谢并且伸手撕下琪琪的胸贴。 「唉呦!你怎么这么撕得这么用力,好疼啊!」琪琪像是生气的抗议着。 「对不起,我太紧张了。 」张瑞昌因为怕琪琪反悔,所以撕下胸贴时的确蛮粗鲁的。 「还不快帮我揉一揉。 」琪琪假装生气的说。 原来性欲高涨的琪琪早已全身骚痒难耐, 却又不好意思自己打破刚要求他们不准毛手毛脚的规矩 所以故意借题发挥。 张瑞昌这傻小子也不算太笨,他一听琪琪居然恩准他动手, 立刻将按奈已久的禄山之爪扑向琪琪坚挺诱人的乳峰 并且极尽温柔的揉捏乳峰上的小乳豆深怕一不小心弄疼了琪琪柔软的『胸器』, 而又被赶出禁区。 「嗯…嗯……」琪琪饥渴已久的身体,受到如此温柔的呵护, 自然的发出了享受的低吟。 尽责的琪琪可没有因为舒服的爱抚,而忘了继续『传播妹』的工作。 她退后一步,然后上半身大约前倾90度,并且张口含住张瑞昌的大屌。 这个高难度的姿势,不但让张瑞昌享受到琪琪温暖小嘴的照料, 琪琪完美的臀部也因此而毫无遮掩的呈现在孙宗圣跟阿德的眼前 而且琪琪因为不断地吞吐着大鸡巴所以她胸前的两座大肉球, 也就自然的随着她身体前后摆动而晃动着。 这样淫荡的景象,让孙宗圣跟阿德已经软趴的小蛇又再次的擡起头了。 急色的阿德实在憋不住了,他站到琪琪身旁并且偷偷伸手去抓住其中一颗剧烈晃动的大肉球, 他先轻轻的握了一会发现琪琪并没有生气制止, 所以就放胆肆意地揉弄把玩了起来。 而孙宗圣当然也不会放弃这个大好机会,立刻就蹲在琪琪的另一旁去享用琪琪另一颗还在孤独晃动着的大奶子。 受到三重刺激的琪琪觉得体内的情慾已经快要爆发开来, 还保有一丝理智的琪琪知道必须赶快消灭这三个大男生的慾火 否则她演的这个『传播妹』极可能会脱稿演成被三个小毛头轮奸的『骚妓女』。 琪琪松口吐出口中的巨蟒,然后站起身来用娇媚的语调对两个犯规的家伙说「你们不乖喔!要处罚」 琪琪所做的处罚就是从现在起, 只准张瑞昌一个人动手而罚孙宗圣跟阿德必须把手背在身后。 然后琪琪面对张瑞昌蹲了下来,再一次张口吞下那条蟒蛇, 并且双手各自握住并套弄那两条死而复生的好色鸡巴。 在琪琪手口并用的奋力勐攻下,果然立刻有了战果, 急色鬼阿德再一次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率先缴『泄』投降。 而张瑞昌看到那么美艳漂亮的女人居然蹲在自己面前, 而且竟然还能把自己的懒葩放进她的嘴里再加上两手都握着梦寐以求的完美肉球, 也没撑多久便兴奋的丢兵泄甲,心悦诚服的交出一大坨浓稠的『贡品』, 而琪琪当然也毫不客气的将贡品收进肚子里妥善保存。 在两名战友相继投降之后,孙宗圣独自面对琪琪的全力勐攻, 终于也在她灵巧的舌尖挑弄下再一次抵达销魂的天堂美境。 看到三个大男生在经历了他们生命中的第一场两性战争后, 都舒服的瘫坐在沙发上得意的琪琪想起了还醉倒在另一个包厢里的男友。 「姐姐可没时间再陪你们这三只小色鬼, 我先走啰!」琪琪边说边穿上自己的风衣。 「姐姐,我们怎么跟你联络」阿德慾火虽熄但色心未灭, 所以想要琪琪留下联络方式以便日后再『聚』。 琪琪心想这群小色鬼,居然还想要我留电话, 真当我是应召妹啊! 「你想得美勒!」她当然不肯留电话给这些小色狼。 但琪琪转念一想,对于张瑞昌的那根大家伙倒还真有点舍不得的。 于是她从那叠钞票中抽出一张递给他们说「把你们的联络资料写钞票上, 等下次姐姐我心情好的时候再来找你们!」 等他们逐个写好之后, 琪琪便收回那张钞票连同那一叠大钞一起摆进风衣口袋 然后对他们三个献上一记飞吻然后飘逸的转身离开包厢。 琪琪除了『三害』后赶紧熘回原来的包厢, 原本还有些心虚的琪琪看见男友仍然醉瘫在沙发上 就放心了。 她本想叫醒阿贵,但当她走到阿贵身边时,却注意到他跨下股涨涨的裤裆, 琪琪伸手一摸发现男友的肉棒居然硬梆梆的当她兴奋地脱下了阿贵的裤子后, 那位将近一个月没见面的熟『朋友』立刻从阿贵的内裤缝里窜出来跟她点头打招唿。 琪琪一看到熟悉的老『朋友』,刚才所累积的满腹慾火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 她再也顾不得羞耻一手扯开了丁字裤,另一手就握住老『朋友』尽根塞进早已淫水淋淋的空虚骚屄里, 那久违的充实感让琪琪放肆的发出满意的浪叫。 琪琪当然不会就此满足,骚痒难耐的浪屄驱使她卖力地扭腰摆臀, 想要尽量让肉柱子能够磨擦到屄穴的每一个角落。 琪琪狂热的激情演出加上啤酒造成的尿意, 很快的就让阿贵的阴茎急速爆涨那份刺激的感受果然『救醒』了他, 阿贵虽然恢复了意识但在酒精的作用下,他只能恍恍惚惚的展现兽性本能, 将下体奋力往上挺进。 结果才五分钟左右,阿贵爆涨的阳具便再也把持不住的释放出万千的子孙虫。 琪琪感觉到灼热而烧烫的精液冲向她的子宫口, 这让她的浪水再也不受控制的狂流刹那间,所有的精虫就混着瀑布般的淫水, 像一群无头苍蝇似的在琪琪的屄洞里四处流窜。

上一篇:公司美女全操遍。 下一篇:我爱黑丝袜高跟鞋。